主页 >
[人妻乱伦][女儿的幸福[共16章]][作者:奴家][完]
女儿的幸福 (一)没有女人的日子

  这是父与女的一个不寻常的爱情故事。

  有些人常在你左右,和你有非常密切的关系,可是你永远不会想到,她原来是你人生拼图所缺少的一块。她从来就在那里,你却没有联想到她可以填补那个空位。因着成规、偏见,你根本不会把她放进你的图画里,但是,时机来临,她阴差阳错的闯进你的生命,正好嵌在那个腾空了的位置上,你的生命的构图从此改变,翻天覆地的改变了。

  我说的那个扭转我人生的人,就是我的独生女儿敏儿。我在人到中年百事忧的生活里,用爱燃点我冰冷乏味的生活。

  这是一个爱情故事,说的是禁忌之爱。是天意和人愿,让我的女儿做了人生的伴侣。

  那一年,老妻撒手尘环,孤独地过了一个圣诞节。老妻给癌病折磨了几年,在年头离我而去。她,止息了肉身的痛苦,我也不必在病床前照顾她而松了一口气,对我们都是一个解脱。

  和一个女人一起生活了快三十年,一旦失去她,顿时失去所依。人们说,正因为男人生活上不能没有一个女人打点,很快就会有第二春。老妻在病中,也对我说,她死了之后,快快找个女人来照顾我。我若续弦,她不会介意的。

  她不单不介意,甚至为我着想,甚至撮合。我不以为然。女儿已经嫁了,我了无牵挂。几年来因老妻体弱多病,没行房,也习惯了。没有性的生活,日子不难过家了菲佣,家务有人打理。我就寄情于事业,化悲愤为力量,有了长促的进步。丧妻之痛也好像渐渐复原了。

  直至圣诞前夕,午饭后,都提早下班了。人人都有节目,而我,是自结婚以来,第一次孤独一人过节。

  我说过我是个正人君子,换句话说,是个没什么不良嗜好,除了抽烟和喝点啤酒外。上班下班、回家吃饭睡觉,  生活就那么简单。

  提早下班,太早了,酒吧都未开门,独个儿呆在家里,播猫王皮礼士利那片《你今晚寂寞吗?》(Are  You  Lonesome  Tonight?)黑胶唱片。

  电话铃声响起。敏儿打来的。她自结婚之后,圣诞假期多不见踪影,不是开派对就是陪丈夫度假去了。

  “爹地,圣诞快乐。”

  “圣诞快乐。”

  “一个人吗?”

  “还有谁?连玛丽亚都放假了。你呢?人在那里?没出门吗?”

  “爹地,我来看看你好吗?”

  “太好了,什么时候来?”

  “现在。”敏儿不久就到了。敏儿提着一个小行李包站在门前,形容憔悴。“度假回来?你一个人。他呢?”

  敏儿摇头头,响应我一连串的问题。

  她四顾家里的圣诞妆饰,每年都是老婆布置的,今年,玛丽亚不用我吩咐,把圣诞树拿出来,放在大厅的一个角落。她知道太太每年都会这样做。

  她走过去,把会闪的彩灯串亮了,说:“那么多年了,圣诞树还在。”

  “对,还在。妈妈舍不得丢。”

  “老家和从前一样,只是妈妈走了。”

  这话唏嘘,在圣诞夜说出来倍觉伤感。她四周看了一回,就在我旁边的沙发坐下。

  猫王重复唱那个老调,我们之间一片沉默。终于,她说话了。她说,爹地,你己经够寂寞了,不必猫王提醒你。圣诞吗,听些应节合时的歌吧。我记得你有些唱片……Bing  Croby的“白色圣诞”,英皇书院圣歌团的圣诞诗。

  她走到唱机前,找到了一片Glen  Champbell唱的“I"ll  Be  H-ome  For  Christmas”(圣诞夜我会回家),  放在唱盘播出。

  “圣诞夜我会回到,

  爱的生活之所在,

  我会在圣诞节回家,

  路途迢迢,但我答应你,

  一定回家去……”我点点头,表示这首我爱听。她又回到我身边,踢掉高跟鞋,把两条腿放坐沙发上,把着膝盖。她说:

  “爹地。只你一个人吗?我以为你会出去了。”

  “圣诞节一个人出去干什么?”

  “圣诞夜能回家真好。”

  我不知道要说些什么话。Glen  Champbell唱完了他的歌,客厅完全宁静。

  楼下有教会诗班报佳音的歌声传上来。她打开窗门,往街上看,向着下面的诗歌班大声叫圣诞快乐。

  午夜时份了。

  我说:“夜了,你该回家去。”

  “爹地,可以收留我一晚吗?”

  “看你一肚子心事,发生了什么事?”

  “爹地,我受不住了。他有外遇。”

  “让爹地替你出头,跟他理论。”

  “不用,让我冷静一下。”

  我的心破碎了。那个家伙,当日我携着敏儿,步入教堂,将女儿一生的幸福交给他,他竟然拈花惹草。

  我把肩头借给了女儿,她就把头埋在胸膛,依着我,簌簌泪下。我圈住她的腰,轻轻的拍她的肩,安慰她。我忽然觉得,是何等的亲切,也是何等的疏离。

  我们同是天涯沦落人,能在一起过一个圣诞节是何等的温馨。我为失去了老妻而独自哀伤,而她和丈夫的不忠而辛酸。这么多年来,我只顾事业,没有花过时间在她身上,甚至在她的婚姻亮了红灯,没有鼓励过她。

  世界上,只剩下我和她是最亲的了。街上的圣诞歌声渐渐远去,我们不发一言。良久。然后,敏儿把她贴着我胸前的乳房挪开,抹去眼角的泪痕说:

  “爹地,谢谢你,容许我回来。”

  我说:“这是你的家,随时可以回来。”

  她说:“谢谢你。”

  “太委屈你了,明天我替你出头跟他理论。”

  “不要,让我想清楚。”“好的,你困了。快去睡觉吧。”

  “你呢?”

  “你先睡。我多喝一瓶啤酒才睡。”

  “我陪你喝一杯。”

  我喝了一瓶又一瓶,她也喝了。我记不起女儿会喝啤酒。对她说,你还是先睡。

  “不要喝太多。”她指着茶几上的空瓶子说。

  “最后一瓶。”

  “那我睡了。我知道你仍是在想念着妈妈。但是,要保重身子。”

  敏儿给我亲了一亲,就像她小时候和我道晚安做的一样。但是,她黏着我嘴边,很久,令我有点紧张,我将头一缩,她的吻,并开口说话去解围的时候,我启开的嘴径直踫到她的小嘴巴上,是一对美艳的唇。

  那是个香甜的吻,青春迫人来,令我脸红耳热起来。敏儿抽身走了。关上房门时,探出头来,对我说:

  “爹地,谢谢你。没有你,我真不知道可以到哪里去。”

  我忍不住掉下泪来。那时才知道,我是多么为女儿担心。但我还未明白到,我的爱,不止于生她、养她,照顾她。她忽然回来,给我一种奇妙的感觉。她是个天使化身成为我的女儿,排遣我的寂寞。她回来了,一切都改变了。

  那种奇妙的感觉在我心里暗暗地滋长,像一粒种子,撒落在我们的心里,暗暗地抽芽滋长,破土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