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玄幻奇幻][尸变][完]
  古代阳信县有一个老翁,是城郊蔡家店人,他和自己的儿子一起在离城四五里的地方开了一家客栈。店面比较小,主要是招待过往的客人,行商走路的,就像是今天马路边上的野店一样。往来的客人倒也熟悉了,车夫、商贩便经常会在这里歇息。

  这一天临近黄昏的时候,又一起来了四位客人。看他们的样子好像是赶了很久的路,看到这家客栈,不禁很宽慰,终于不用害怕在野外过夜了。然而不巧的是,这天偏偏客人比较多,等他们投宿的时候竟然已经没有了空余的房间。四个人不禁面面相觑,现在天色已经很暗了,再去找别家客栈还不知道要多久,便央求主人给想想办法,千万要容留他们在这里歇息一晚上。

  店主人沉吟了一会儿,忽然想起还有一个空旷的地方,可是肯定不会合客人意愿的。四个人一听,忙说道:“我们只求能有一个可以遮风挡雨的场所足以,不敢再有别的什么奢求。”

  原来这个老人的儿媳妇刚巧死了没几天,现在尸体正在后院的一间房间里停放着,他的儿子也出去到县城里购买棺木还没有回来。这个房间倒是很安静的,只是恐怕客人惊惧。四个人商量了一下,赶路已经很累了,再说四个人在一起又有什么害怕的呢,一介女流,死了又能有什么威风呢,便决定就在这里住下。

  老人引导着四人来到了灵堂。后院离前面店铺还有一段不算短的距离,中间要穿过一条很长的廊檐。夜晚在不知不觉中已然降临了,周围一点声响都没有,黑漆漆的寂静。

  “吱呀”一声,灵堂的门被推开了,四个人心里不知怎地便是一激灵,房间里点着两只蜡烛,不过烛捻都很短,烛光昏昏策策的不住晃动着,五个人的影子长长的拉在了墙壁之上。一个人可真是不敢接近这样的地方。

  四人仔细的打量着屋里的摆设,放蜡烛的桌子后面是一张木床,上面搭着一个白色的帐子,帐子里显然便是死者了,可以看见她身上穿着缎绿色的寿衣,有一张纸蒙在她的脸上,头上是一个一般已婚女子常扎的髻。离这张床左侧几步远的地方,还有一个大大的塌铺,正好能容下几个人并着躺下。

  四人奔波至今都已经很累了,就谢过了老丈,掩上了门准备歇息。

  其中那个叫张三的是个色鬼,胆子也比较大,就提议说:“这小娘子也不知道长得什么模样,不如我们看上一看。”其他三人也都是走惯江湖的人,不以为怪,不过还是不敢自己过去,便哈哈笑着怂恿张三上去揭了女尸的面纸,给大家一瞧。

  张三也不推脱,走了上去,走了上去一把把纸揭开,不禁呆立于地,啧然有声。原来这女子长的甚是漂亮,因为刚过世不久的缘故,皮肤还是相当地水嫩。面庞虽然已经失却了血色,但也只不过比一般人略白而已,并不是那种令人一见就发渗的惨白。不过面颊上的肉还是已显出了僵硬。

  众人一见也都围了上来,细细的打量着这死去的夫人,七嘴八舌的猜测着这妇人的死因,不过,大家倒是一致认为这女人死的太可惜了,这种美人,可实在是死一个就少一个了。

  议论一番,大家便让张三把遮面纸重新给女尸盖上,好去睡觉。

  大家躺下不久就都进入了梦乡,可是唯独张三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心里暗自发狠:“自己整天跑来跑去,却连个老婆都没娶到,这小地方竟有这般女子,谁知却又红颜薄命,真真可惜了这一副好皮囊。”

  思想间,他却渐渐有了邪念,听得同伴们都已沉沉睡去,他不禁想:“这女子眼见刚死不久,这一副好皮囊就这样浪费了也实在是可惜,不如……”他使劲的拧了自己一把,告诫自己不得胡思乱想,可是欲念一生就再也难以驱散了。

  色迷心窍之下,他不禁悄悄的爬了起来,来到了女尸的旁边,灯下看去,不仅不觉得恐怖,倒比刚才更见添了几分姿色。

  张三暗暗一咬牙,心想有什么好怕的,她就是爬起来了,也还是一个女人,还是要被自己这大老爷们儿搞的。

  女尸悄无声息静置在床上,遮面纸下的面容也看不太真切,被门缝里渗进的风一吹,平添了几分诡谲。

  张三却不觉得,不过他思想了半天,还是不敢揭下女尸的面纸,他有一个奇怪的想法,生怕自己正在快活之时,女尸突然睁开了眼睛,光是想一想也够恐怖的,他差点就打消自己的念头了,最后还是一咬牙,一跺脚。

  探手过去,张三撩起了女尸上身的寿衣,露出了一根缠腰的带子,带子只是象征性的打了两个活结,他很轻松的便解开了。

  他把手垫在女尸的屁股下面,顺着来到腰间,向下褪落寿衣,感觉中,女尸的屁股依然不失弹性,张三的兴致更高,褪到屁股的时候,还忍不住在女尸的屁股上抓捏着。入手满是肥腴,丝毫不比活人的差,甚至比起一些女人来还更见肉感。

  张三小心的把女人的寿衣褪到脚踝处,他小心的抱住女尸的腰,向床外挪了挪,让女尸的两条腿搭拉在地上,顺势把寿衣扯下,堆在了一边。女尸的身上还有一条白绸布的贴身裤,张三依法脱下,女尸的身上便只剩下了一条粉红色的小衣,张三禁不住喘息了一下,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才发现自己早已经紧张得口干舌躁了。

  他伸手拉下小衣,女尸的阴部便裸显在了他的面前。这女人的阴部长着很多毛,甚至延伸到了胯部,把阴部遮盖得严严密密的,什么都看不出来。

  张三吐了口气,分开女尸的双腿,俯下身子,用手细细的捋顺女尸的阴毛,在阴毛的中心处,一条紧闭的粉红沟壑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这女子看来生前性生活也不是很足,阴唇现在还是闭合得这么严实。张三心笑着,她的老公真是没有福气,还没有好好的享用她,她便归西了,今天倒是便宜了我张三了。

  张三站起身来脱掉自己的下身衣物,一条大鸡巴坚挺挺的等待着出发到目的地。他用手扶了扶自己的鸡巴,顺势捋动了几下,又在手心里吐了一口唾沫,抹在了自己的鸡巴上,然后便一只手扶着,一只手用两指撑开了女尸的阴唇,直插而入。

  鸡巴厮磨着阴道壁进入,张三不禁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想来处女也不过就是这个味道吧,不过,因为女尸的阴道内没有分泌物的缘故,虽然抹了唾液,鸡巴还是感觉有些擦得疼痛。

  张三也顾不得那么多,只管扳着女尸的两条腿,大鸡巴在阴道内抽插着。插的几下,疼痛感也没有了,异样的刺激让张三不禁更加的迅速起来。

  女尸的身子随着张三的动作大幅摆动着,脸上的面纸一掀一掀,在烛光照耀下,竟隐约见得女尸的嘴角渐渐绽放出一丝笑意。可是张三却根本没有注意到,只是一个劲的在她身上冲击着。

  烛光照耀下,两个人的影子投影在墙上,只见张三扳着女尸的两条腿盘在自己的腰间,一起一伏的抽插着,女尸的身子也配合的摆动着,也看不出其中的一个影子原来只是一具死尸。

  张三猛力的抽插了百十下,不由开始大喘着粗气,他又不敢大声,强自压制着自己,只是一个劲的摆动着屁股。

  猛地,他一下站住身子,紧紧抓着女尸的两条腿,一股阳精直喷射进了女尸的阴道。然后张三恋恋不舍的抽出了自己的鸡巴,暗想,真是过瘾啊!想不到来这里还会有这般艳遇。

  他抓过女尸的寿衣匆匆擦拭了一下,便给女尸又重新穿好了衣物,自己也重新穿上衣服,回身到铺上,心满意足的开始睡觉。

  渐渐的,张三的鼻息也开始浑浊了起来,然而,就在他将睡着未睡着之际,忽听得女尸床上传来了一阵沙沙声,张三的心里不禁一个激灵,睁开眼睛,却见在灵前烛火的照视下,女尸缓缓的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又笔直的站到了地上。

  张三心里大惊,最发现自己手足都不能动弹,也叫不出声来。

  这时,却见那女尸慢慢来到了四人睡觉的地方,她走路的姿势很是僵硬,就像一个人不动,在被人慢慢地向前搬动一样。

  张三大睁着眼睛,却是一下也动不得,心里是怕的要死,恍然间,恨不得自己没有醒着。忽然,他心神一动,想,这莫不是在梦中?

  女尸却已走到了他们的床前,然后从衣襟中掏出一方手帕,把自己的遮面纸擦拭了下去。俯身在一个客人脸前,轻轻的嗅着什么。

  张三早已紧紧的闭上了双眼,连大气也不敢出,心知女尸就在身边,却不敢看看她在作什么。

  女尸逐个嗅了一遍,最后来到了张三的身边,还没低下头,嘴角就绽放出了一抹笑意。

  张三待了一会儿,没听得有动静,便睁开了双眼,这一下可差点把他吓得跳起来,不过,现在就是他想要跳起来,也动弹不得。原来女尸正在他的头边,睁着一双眼睛打量着他,女尸的眼睛跟常人没有什么区别,但是仔细看去,就会发现她的眼睛根本不会眨动,眼珠也是固定不动的。

  女尸见张三睁开了眼睛,却是嫣然一笑,不过笑容也是僵硬的,更少了几分红艳。

  张三此时也横下心来,心想,死活都这样了,躲也躲不过,我倒要看看她想做些什么。

  女尸却伸手在张三的腰间,把张三刚穿上不久的裤子褪落了下去,然后俯身在张三的胯间。张三顿觉自己的鸡巴被包裹在了一个软绵绵的所在,不过却是冷冰冰的。

  女尸用嘴含了一会儿张三的鸡巴,便又吐出来用舌尖围绕着鸡巴的边缘细细的舔舐着。然而,却是只见动作未听得声音,香艳之中充溢着诡谲。

  张三也说不出是享受还是恐惧,自己也看不到女尸的动作,只能凭着感觉,知道女尸正在为自己细细的舔舐着鸡巴,不由大是惊讶。

  女尸细心的吸吮了张三的鸡巴一番,可张三一来刚泄不久,二来心中恐惧,鸡巴却总也不见起色。女尸脸上不禁显出了几分焦急,更加温柔的吞吐着他的鸡巴,并用舌尖细细的擦抚着。

  张三心中渐渐平静下来,色心又起,心想,莫不是这女尸被我插的爽了,又专程还魂过来找我插穴?思想之间,鸡巴也不禁蠢蠢欲动了。

  女尸嘴角又显出了一抹笑意,更加努力的为张三吸吮着鸡巴。

  慢慢的,张三的欲火又灼烧起来,鸡巴也变得坚挺起来,一柱擎天的直指着屋顶。

  女尸更见开心,又把鸡巴含在嘴里,舌尖在龟头上来回游移着,张三只觉得一股股尿意直冲自己的大脑。

  这时,女尸吐出了张三的鸡巴,也不知何时她已把自己身上的衣物脱下,跨身上了床,两腿跨在张三的两侧,张三睁着眼睛,正对着女尸的阴户。却见女尸本来紧闭的阴户因为自己刚才的一番抽插,已然分开了一条小缝,两片阴唇也还翻开着,里面还在向外淅淅沥沥的滴淌着什么,仔细看去,却原来是自己刚才喷射在她阴道内部的精液。

  女尸叉着两条腿向下做去,可是她的腿却不会打弯,腿向两边撇了撇,实在蹲不下去,便又站住了,顿了一顿,女尸向前移动几步,阴户几乎来到了张三的正面上,随着移动,精液滴淌的在张三的胸脯上划出了一条痕迹。

  女尸用脚尖抵着张三的腋窝,然后身子向下一坐,张三不由在心里大叫:“这下苦也,这么坐下去,鸡巴再硬也要被坐断啊!”

  却见女尸在身子坐下的时候,两手迅速背后抓住了张三的大腿,屁股将要坐在鸡巴上,却被悬在了半空中。然后,她又用一只手在自己的屁股下面摸索着抓到了张三的鸡巴,在自己的股沟间滑动着,直送进两片阴唇之间。

  张三不由大呼一口气,心叫好险。鸡巴这时进入,却跟刚才又是别样滋味,因为有精液润滑的缘故,龟头毫不费劲便滑进了阴道内,不像刚才最初还有磨痛感。

  女尸抓着鸡巴在自己的阴道口搅动了几下,然后便一松手,猛地一下坐了下去,鸡巴顺顺畅场的便滑了进去。女尸两手下垂,摆在自己的身子两侧,两腿伸的笔直,搭在张三的两侧,屁股也不见着力,却是自动的上下颠动着。

  张三眼睛睁着,却只能看到自己的正上方,根本看不到女尸的动作,只能感觉到自己的鸡巴被滑腻的阴道吞进又吐出,心下暗想,这女尸也太不够意思,自顾自享受,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儿,倒被一具女尸qiangjian了。

  女尸的身子上下颠动,上身却是挺得笔直,头和身体也一直保持着一条直线,面上依然没有一丝表情,只在嘴角隐约可见一丝笑意,眼珠却是丝毫不见错动。远远看去,倒像是在骑马多些,而不像是在做着男女之间最美妙的事情。

  张三虽然一丝不能动弹,感觉却还是灵敏的,随着女尸的动作,他只觉得鸡巴滑溜溜的被套弄着,比起自己平常自渎不知要舒服上几百倍,只是被女尸在自己身上砸来砸去,大腿被压得酸痛,睾丸有时也会被扯得痛上一下。鸡巴有时也会在女尸坐下的时候因为打弯被狠狠的折痛一下。

  然而,快感还是渐渐的侵没了他,张三只觉的有一团火在自己胸中燃烧,只想跳起来大叫,跳起来把这女人压在身下狂插几千下,管她是人是鬼。他的头脑渐渐的觉得有些昏迷,酥痒的感觉从鸡巴处向他全身延伸着。

  女尸的动作却还是一个节奏,只是一个劲的上下起伏着,只见两片大阴唇被掀的开开的,鸡巴在里面进进出出的做着客。

  又是百十下之后,张三觉得自己再也无法忍受了,恍惚中他不禁想到,就是死也要比现在一动不能动来得舒服吧。他只觉得随着女尸的动作,自己浑身的青筋都要暴出来了,全身的血液都在向着一个方向流动。他浑身的毛发彷佛都要竖立了起来,全身都在抽搐,可是却连眼睛都不能眨动,真真是一大酷刑!

  猛然之间,张三只觉的自己的脑中轰然一响,全身也感觉松懈了了下来,只有鸡巴在女尸的阴道内不住颤动着,女尸此时也坐了下来,一动不动,任由张三喷射在自己的身体内部。

  张三刚想要舒一口气,忽然却又感觉不对劲,自己的鸡巴一直在颤动个不停,射精早就应该结束了啊!而且,这次自己浑身的血液好像真的在朝一个方向流动,那就是自己的龟头,被不断的喷射了出去。

  张三大惊,可是却又无可奈何,意识却是逐渐的昏昏了,隐约之间,他好像听得一个娇媚的声音在对他说:“原来做爱是这么快活的事,所以,我要你留下来陪我!”

  张三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变得轻飘飘起来,然后一直在飘啊飘……

  远方,遥遥的传来了鸡叫的声音,与张三同屋的一个客人打着哈欠睁开了眼睛,却一下看到了一副诡谲的画面,不由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其他两个人一下都被吓得跳了起来,然后只看了一眼,便也大叫着和那人一起连滚带爬的跑出了屋子。

  只见那女尸正下身赤裸裸的坐在张三的腰间,上身挺得笔直端正,脸上也带上了几分红润,却是一丝表情也无,只在嘴边有一丝笑意,透着一股令人心寒的诱惑。而在他们两人的连接处,睾丸和掀起的阴唇都被浸泡在已然凝固的血液之中,鸡巴还被严严实实的包裹在女尸的阴道深处,只露着根部,两人阴部的毛也都因为血液的浸泡凝结在了一起。张三屁股下的床铺也被血液浸湿了一大片。

  而张三,本来是身强力壮的一个男人,一夜之间,却像是缩水了一般,只剩下了一副骨架,上身的衣服宽宽松松的搭拉在自己的身上。

  三个客人跑到前院叫来了女尸的家人,大家来了一看,却都是被眼前的情景吓得半死,战战兢兢的谁也不知该怎么办,有胆大的上前想把两人分开,可是扯了半天,张三和女尸的连接处就像是长在了一起一般,怎么也把鸡巴扯不出来,又不好拿剪刀强行剪开。

  最后还是老翁一跺脚,让人也不要耽搁,就近在野地里挖了个坑,就这样把两具尸体埋了进去。

  渐渐的,这个诡谲的事件就在附近流传开了,老翁的客栈也在这次之后关闭了,房屋无人居住,早已长满了荒草败蒿。不过,有胆大的人夜间在客栈的附近经过时,还时常会听到隐约的男欢女爱的嘻戏声。

  【完】

  12076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