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古典爱情][异世小贵族][完]
  帝国历88年,以脾斯麦帝国为首的北方联盟终于击败了以亚伦特联邦为首的南部同盟。俾斯麦帝国终于称霸了亚兰大陆。并将目光投向了临近的海上强国威尔逊和另一块次大陆的统治者奥兰多王国。

  对于南方同盟的民众来说,脾斯麦的胜利就像一个噩梦,虽然承诺对于平民既往不咎。但军国主义的脾斯麦帝国统治的方式简单有效却又十分残暴。尤其是脾斯麦帝国的军人。几十年的战争,让南北双方的仇恨都到了一个顶点。作为胜利者的脾斯麦军人对于曾经敌对的国家自然不会有什么好感。宪兵队,特别保卫部还有最具神秘色彩的帝国之剑——帝国安全局对于南方民众来说都代表着血腥,恐怖和死亡。

  而在这个时代,帝国皇家陆军学院的优秀毕业生沈浩也被分派到了南方的占领区卡威公国并机缘巧合的成为了成为南方第二军区特别保卫部卡威分局的第三处副处长。

  坦白说,沈浩是不愿意来的,作为一个地球的穿越者,穿越到了一个法西斯一样的国家本身就已经挺不爽了。更何况是去刚刚平定,还存在着抵抗势力的南方。但无奈我们的主角穿越前是个文科生,还苦逼的学的中文专业,既不会造枪造炮也不能提出什么高明的政治纲领。更何况在这个法西斯一样的国家,不服从命令,呵呵……

  这个世界的等级制度十分森严,极端的重男轻女,贵族与平民,男人与女人的地位差距如同天堑。虽然难以理解,沈浩却发现这个世界的贵族男性的确要比平民优秀。虽然没有什么斗气魔法。但贵族的头脑和身体似乎都超出了常人。让人想起了某日本种子动漫里的所谓调整者。

  作为穿越者的福利,沈浩幸运的成了一位男爵家的嫡次子。靠着贵族身份和比较早熟的心智。沈浩成功混进了帝国最好的大学,皇家陆军学院。可惜在天才无数的学院里实际资质只是地球上一个普通人的沈浩毫无优势。在帝国忠诚,勇武,意志,指挥,地理,人文,后勤,器械等十几项测评中大多都是中下。如果这么看来,沈浩也只能和精英学员的荣誉说再见了。但毕竟上辈子废柴的中文还是有点用。在忠诚这个最无用也是帝国最看重的选项上,我们沈浩同学考出了最高分。(你丫的,政治课都上过十几年,又学的中文,再不行就玩什么)。其做的毕业论文《帝国战旗永不落》更幸运的受到了皇帝的看重。以精英学员毕业并成为最看重忠诚的特别保卫部一员。

  「主子,该起床了」

  当沈浩再一次闭上眼睛,紧紧的抓住被子,准备再一次进入梦乡,紧紧捂住的被子内也发出了「呜呜呜」的声音,胯下高昂的肉棒却被愈发紧凑的腔道不停套弄着,随着一种奇异的吮吸声滋滋的响起,一种仿佛千万只蚂蚁慢慢爬上肉棒的快感不断刺激着沈浩的大脑「啊……」终于沈浩忍不住低吼了一声,积攒了一夜的阳精狠狠的源源不绝的射进了柔软的肉腔内,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随手掀开了带着褶皱的被子,一个白皙美人出现在了身下,她是沈浩中学时的学姐王梦洁,天生一张妩媚精致的瓜子脸,细长而微微颤抖的眼睫毛,水汪汪迷人的大眼睛,尤其是雪色白嫩的几乎透明的看见青色血管的肌肤,因多年练习芭蕾而形成的完美高挑身材,今天穿着的黑白相间的吊带长裙,修长白皙的美腿包裹在黑色蕾丝的长筒袜上,佳人狗爬一般的趴在胯下而露出的雪白玉背粉腿,更是让沈浩刚刚射出一炮的肉棒再一次硬挺了起来。

  似乎因为不小心吞咽了过多的精液而被呛到了,梦洁捂住樱桃小嘴发出咳嗽的声音,而塞得口腔满满的让一丝丝精液溢出红润的嘴角,显得更加诱人犯罪,但随即佳人高仰起尖尖的下巴,「呃……呃……啊……」的张开嘴巴,一口一口慢慢的通过喉咙哽咽下精液,末了,还不忘伸出香甜的小舌仿佛享受美味一般舔弄嘴角剩下的残余,配合狗爬高高挺起美臀细腿,形成让人热血沸腾的曲线。

  「学姐,不是说好了在让我多睡会吗?怎么这么早就叫我」沈浩的话里透着浓浓的不耐烦,却似乎对刚才的早安咬却习以为常了。

  「主子,作为您的侍妾,奴婢必须提醒您今天是部里开例会的日子」王梦洁翻了一个诱人的白眼,嘟起深红的樱唇不满的回应道。

  「主子该起床了,真的要迟到啦!小洁还没叫醒主子吗?」大厅里传来一位美妇略显着急的声音,沈浩知道这是自己的女仆长陆薇的声音,赶紧起来,毕竟平常懒散些没有关系。但例会都不去就说不过去了。在梦洁的服侍下穿好衣服下床走到前厅。两个女仆已经将餐桌上的食物摆的差不多了。

  沈浩大咧咧的坐到主位上,对梦洁吩咐道:「你婆婆呢,唤她过来下面伺候。」「主子,婆婆毕竟年岁大了,又一晚没睡。让奴婢给您含弄吧。「王梦洁刚回答一句,沈浩的手猛地伸进了她的衣服里,抓住没有胸罩的奶子使劲一拧。

  「看样子,我是待你们太好了,都有些恃娇而宠了。你瞧哪家的女人敢和主子讨价还价的。看样子你还是在女监里没待够……梦洁听了,吓得腿都软了。女监的日子是她这辈子最黑暗的岁月。如果不是眼前的主子,曾经的学弟,恐怕还要过那生不如死的日子。赶忙求饶。

  「爷,我们都是您的肉,想怎么作践都行,何必吓梦洁妹妹。您看,婆婆都让跳蛋弄了一夜,哪有力气伺候您啊」正在这时,一个穿着旗袍服侍的少妇牵着一个全身赤裸的中年美妇走了进来。少妇一个眼神赤裸美妇便蹲坐在地上敞开了大腿,恍如一位训狗师带着一条训练多年的母狗。正是女仆长陆薇和梦洁的婆婆汪素梅「好了,就是说说而已。你们都是爷的女人,我怎么会作践你们呢。来,素梅过来让爷瞧瞧。」赤裸美妇全名叫汪素梅,原是卡蒙王国一位伯爵的夫人,也是陆薇和梦洁的婆婆。身份高贵,即使沈浩身在保卫部这样类似锦衣卫的特权部门但将这样的贵妇收入门下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可惜再高贵的妇人一旦成为女奴也只能浑身赤裸的爬到一位比她儿子小不了多少的年轻人脚下邀宠。沈浩一把抱起这个曾经在卡蒙王国贵族圈里颇有美名的腊雪寒梅,最先映入眼眶的无疑是赤裸美妇胸前那对高耸夸张的巨乳,正颤抖着挺立空气中,紫葡萄大小的乳头不知被残忍的穿刺了一对精致的黑色乳环,乳环沾满了乳白色的液体,早已度过怀孕期的木瓜巨乳竟然无时不刻滴落着甘甜芳香的乳汁,忍不住低头继续探寻,浑圆修长的雪腿不设防般张开,深红成熟的性器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中,本应紧闭的阴唇不知为何向两边分开,露出了粉红蠕动着的肉穴,勾人。心动的肉穴一张一合,似乎紧紧夹着什么东西一般,传出了嗡嗡嗡的声音,抬起头,美妇雪白修长的颈脖正套着一个黑色的项圈,挂着一个类似狗牌的东西,翘挺的圆臀伸出一条长长的散落的马尾巴不住的晃动,微微蹙起的端庄容颜似乎因为某种原因隐约流露出一丝红晕沈浩的手不老实的伸进美妇那嗡嗡作响的羞处,随着美妇如黄莺啼血般的几声淫叫。拿出了里面的跳蛋。将美妇温柔的放到自己怀里,低头吸允着美妇的豪乳,大口吮吸起来。甘美芳醇的奶水源源不断挤压进沈浩的口腔,就这样一口就这奶汁,一口咬着面包,享受了这顿香艳的美食。若不是时间太紧,怕是又有一番宠幸。

  临出家门,陆薇带着够身份的奴婢按规矩跪在门口,褪去下身的衣裤或者撩起裙袍,将或丰腴腻滑或娇嫩可弹的羞臀高高抬起,任沈浩拍打玩弄。这是男主对女奴的晨恩。陆薇作为女仆长,可以享三巴掌,其他得宠的奴婢如梦洁素梅等可以享两巴掌。剩下的奴婢一人一巴掌。当然若是沈浩来了兴致,多少巴掌都打的,但帝国男尊女卑,男主人玩弄女奴的过程中,自也明白了些训奴之法,赏罚分明,高低有别,才能让女奴更加努力侍奉自己。沈浩贵族出身,自也明白这个道理。如今这园中的女人无不渴望沈浩的巴掌。这也是帝国女人的悲哀,自家男人的喜怒决定着她们的幸福。

  拍打完了这些自己的奴妾,沈浩牵着比较得宠的生活秘书王梦洁走上了马车。

  梦洁乖巧的解开沈浩的腰带,继续用口舌侍奉。沈浩则搂着在马车内等候多时的工作秘书郑慧。一边把玩着她的身体,一边听着她的汇报。

  「处长……昨天夜里二处的刘科长带人去绿区抓捕嫌犯,结果不知为什么走漏了消息,反而撞上了六师团甘师长在体察民情,结果今天上午二处张处长亲自去找甘团长道歉。现在刘科长暂时被停职了。啊!处长,让我说完在……啊!

  「郑慧今年三十三岁,以前是保卫部行动处的一名捕手,虽然出身平民,但办事狠辣,不择手段,屡立奇功。终于凭着能力和美貌让一位分区处长收作了情妇。

  任命为工作秘书。但再是厉害的人也顶不过时运,再一次政治风波中,郑慧的男主子倒台了。没有了依靠的郑慧差一点沦为了安全局男人们的公厕。也是碰巧沈浩升职,曾有一面之缘的郑慧当初可是沈浩意淫的对象,这样的情况下自然被沈浩收入手中,成了沈浩的工作秘书和性奴。

  「慧奴,你这奶子真是大啊,摸起来光滑柔软,却又不失弹性,手感真是叫人爱不释手,爷揉过这麽多奶子,就属你的揉起来最爽。真是人生一大享受啊!」郑慧则是一边呻吟,一边心中羞忧交织。羞的是自己年过三十,却得到沈浩这样年轻英俊的贵族少爷垂青。忧的是自己毕竟年龄偏大,现在靠着熟女风情还能获得沈浩的宠爱,再过几年年老色衰之后怎么办。

  沈浩哪里知道郑慧的想法,一番淫玩,下面也是越来越大,最后下面又让梦洁的小嘴侍奉了一会儿,再想插玩,车子已到了保卫部。

  特别保卫部,从名称上就能知道主要的职责就是保护那些军政要人的安全,和另两大特务机构安全局或宪兵队相比权力范围最小,但责任和权力层级最高。

  而保卫部卡威公国分部下辖五个处一处是保卫处,负责要人的保卫工作,也就是军政要人身边的保卫里必然有第一处的人。

  二处是情报处,也是人员最多的一个处,负责对暗杀情报的侦查和分析三处是总务处,主要负责上级文件的传达和后勤保障工作四处是审讯处,主要负责嫌犯的关押和审理五处是行动处,主要负责对反抗组织的的清剿工作。

  很显然五个处中,三处基本处在二线当中,所以沈浩虽然已经呆了三年了。

  但还是没碰上过太大的危险。但今天的例会却让他明白了自己的处境。没有绝对的安全分局的副局长唐学谦和三处处长山内一丰开会途中被带走了,罪名很简单,私通反抗组织。但沈浩明白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唐学谦的靠山,一位帝都大佬出事了。没有靠山的唐学谦成了牺牲品。而唐又是三处处长山内一丰的靠山,一位上校和一名中校就这么完蛋了。而沈浩则暂代处长职务。

  「处长,老俞来了。」郑慧的声音叫醒了沈浩。

  「嗯,让他进来」三处有四个科,几个科长里,财务科科长俞飞年龄最大,在三处的时间夜最长,大家都叫他老俞,因为是原处长山内一丰提拔上来的,从来只听山内一丰的招呼,但看来俞飞也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落水狗再不扑通两下就死定了。

  「沈处长,这是最近要报的几个单子,您签下字。」俞飞嘴上这么说着,但递过来的却是一个信封。

  「嗯,好」沈浩一愣,但还是打开了信封,里面竟然是一小本账目翻了两页发现果然是老俞和山内一丰贪污的私账,抖了两下竟然还有几张照片,是一个美妇的裸照,仔细一看,居然是老俞的正牌大妇郑淑文。

  虽然早就听说老俞是当王八升上来的,但沈浩还是有点惊讶。坦白说郑淑文虽然已年近四旬,但身材娇小,脸圆奶大臀肥,看着就有掐摸玩弄之欲。照片中有一张似乎是郑淑文新婚夜的照片。看上去似乎是美妇年轻的时候,只见照片里郑淑文坐在床上竟然掰开大腿,呈M形状。只露出了粉嫩鲜红的美穴,一脸媚笑。

  房间背后贴着大大的喜字「这是新婚照吧。「沈浩明白这个姿势不是郑淑文浪荡,而是老俞出身帝国司坦龙行省,那里有些地方有着奇怪的风俗。据说新婚妻子摆出这样的姿势被丈夫照下是身为人妻的义务。当今时代,女子轻贱,便是正妻也要让丈夫羞辱下,增强奴性。

  「是的,处长,拙荆虽然已经三十多了,但还是保养的很好的。我们夫妻一直希望您能来家里做客「生怕沈浩误会的老俞无耻的让沈浩都有些脸红。

  「嗯……老俞我现在没什么时间啊,这样吧后天中午我去你家坐坐。「沈浩的话让老俞喜出望外,连连鞠躬才离开。

  之后不久,其他三个科长也都过来拜了码头,但沈浩知道这些人里面除了仓储科科长付宁外都有来头,所以自然是你好我好大家好。

  「处长,你真狠,梦洁妹妹可不是夜壶啊」郑慧进来见梦洁嘴角鼓鼓的正出来往厕所跑,知道沈浩又尿在了佳人的嘴里,不由埋怨一句。

  「爷这算轻的,前两天一处陆处长又换了秘书,你想让爷也换吗?」沈浩的话让郑慧一惊,这个时代,男人根本不拿女人当人看,像保卫部的这些处长们,秘书玩腻了就扔了,只让那些美丽的女人成了众人眼中的破鞋。像郑慧这样有过男人却能做了沈浩一年多的秘书,真可谓是异数了。也就是郑慧知道沈浩的性格,所以说话也越来越把自己当成沈浩的女人了,无所顾忌。却忘了自己是破鞋,哪里有资格指摘主子。不由得脸色一暗,轻轻应了声。

  沈浩也只是敲打她一下,毕竟郑慧姿色不俗,能力又强。还是颇得他欢心的。

  又浑身有一股英气,一身蓝色女军服打扮得乾净挺拔,给人一种冷艳中泛出柔媚的感觉,大眼小嘴,是许多男人的梦中情人,沈浩一时欲念又起,于是命郑慧她站着扭动肢体脱衣向自己献媚郑慧先是一愣,但却还是听话的缓缓扭动的姿态像一名娴熟的脱衣舞女一样解开了军装的扣子和腰带,用她身上释放出来的无穷无尽的性感魅力刺激着自家男人的神经。

  由一个冷艳的女军官突然变成了一个风骚的舞女。变化如此之大,那些对郑慧有好感的男人们怕是打死也不信的。但沈浩才不管那些,将眼光投向她的下面,只见薄薄的奶白丝袜将她的小腿裹得光滑细腻、白嫩肉感,衣下的奶子和屁股浑圆肥实的曲线,给人无限的想象空间,而挂在粉胯中间的粉红小三角裤也在眼前晃过来晃过去,两边的活节绳也一荡一荡,似乎对沈浩说:「快来吧,解开让你看过够。」毕竟是成熟的美女,萋萋芳草非常浓密,小小裤儿哪里掩盖得住,可见草上还有几滴露珠,丰满的肥臀和胯中还飘来几缕法国香水的香味,更加刺激了沈浩的性欲。

  沈浩再也忍不住了,小弟弟也愤怒了,伸手扯开骚货的粉红色三角裤,双手尽力搓揉着那支毛桃和肥美的屁股,小弟弟也在两条粉腿上搓动,沈浩越来越难受,命令郑慧:「跪下!」美人柔顺地缓缓跪在沈浩的胯间。「舔!」郑慧的小嘴中伸出一条温润红艳的长舌用心地舔着沈浩的小弟弟。

  郑慧这位美貌干练,被很多反抗者视为蛇蝎的帝国女杰,如今却成了自己胯下百依百顺的品箫性奴,任自己搓揉玩弄,随意摆布干玩的骚妾,这让沈浩心中享受到无限的满足感。胯下的郑慧一边扭动腰肢作出万千媚态含弄一边吐出心里话:「处长,您不会哪天不要贱妇了吧。「沈浩知道是自己刚才的话让美人害怕了,装作想了一下,这样可心的骚妾沈浩又何尝想放弃,早就想把她收进私宅了,但是绝不能对她过于娇宠?眉头一皱,就有了主意:「好吧,爷也舍不得你这小骚蹄子,今晚你把爷服侍得欲仙欲死的话,爷就把你收进私宅当条母狗」「真的吗,奴婢谢谢处长,不爷的恩典」郑慧听了兴奋极了,立即变得更加乖顺。

  沈浩将长裤脱下,将小弟弟耸进她的红唇中,郑慧温柔含弄起来。「好骚货,来,抛两个媚眼给爷看看。」郑慧吐出小弟,红舌上下舔尝一番后收入口中,再用纤纤玉手捧起小弟弟,一边伸出舌尖舔着马眼、一边媚笑露出两个小酒窝向沈浩抛动媚眼,让沈浩从上到下舒服透了。

  「好浪骚,你这吹箫的功夫,爷要大家学着做。来,让爷摸摸你的粉胯。」女军官将屁股扭动过来,沈浩探手一摸,早已春潮泛滥成灾。这时,梦洁着白衣黑皮短裙端茶进来,沈浩一见又来一奴,很是高兴,便端过茶一边品茶、一边享受郑慧的含春服务,一边令梦洁摸舔郑慧的粉胯让其更加冲动,郑慧果然更加卖力。

  喝完茶,沈浩见郑慧有点口软舌麻,又令梦洁也并排跪在自己的胯间,替下郑慧,梦洁果然聪慧伶俐,一会儿就了然在心,她将乌黑长发撩到一边,露出那段欺霜赛雪的粉颈和美丽的脸蛋,一会儿张开小口含弄,一会儿媚笑着用那双勾魂撩人的双眼向沈浩猛抛媚眼,让沈浩实在过瘾。

  梦洁本来口技就是一流,加上温顺听话,含春的效果就比郑慧更胜一筹,一会儿沈浩就在她的口中爆浆了。

  令两骚将小弟弟含舔乾净后,沈浩让梦洁值班,搂着剥得只剩丝袜和高跟鞋到休息室,在曾经高傲女军官的精心侍奉下进入梦乡。

  【完】

?????? 12930字节